她的眼睛中又有一丝光彩闪过

一片白色笼罩着天际,金忠孝勉强地从厚重的雪地中爬起,站在这没有边际的白色中,忽然有一种寂寞的感觉,望着天空,没有丝毫的生气,阴冷的风不断袭来,让人绝望的气息透进了骨子里,求生的欲望仿佛在片刻被击碎,笔直的身体又一次倒下了,双眼直愣愣地望着那近乎雪白的天空。莫夕仿佛消失了一般,从他的身边不见了,他想找,但又没有力气,这彻骨的冰冷好像一直在吸引着他,虽然冷,但很舒服,可以让人感到安心的感觉。这样美好的感觉是金忠孝记事以来从没有享受过了,他在想,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他缓缓闭上眼睛,知觉仿佛渐渐离他远去,迷茫舒适的感觉围绕着他的心。“公子!公子!”甜美的声音缓缓飘进金忠孝那濒临昏睡的意识中,他的潜意识似乎在告诉他,该醒了!有人在叫你!睁开昏昏欲睡的眼睛,映进眼帘的是一席白色,雪白的长袍,雪白的肤色,雪白的樱唇,以及一头雪白的银发,虽然古怪,但十分迷人!“公子!你怎么会睡在这里?”全身雪白的女子开口问道,缭绕人心的声音犹如深山清泉一般,甘甜柔美。金忠孝瞬时清醒了过来,他坐了起来,刚才他在想什么?睡着了吗?明明知道在这么寒冷的地方一旦睡着就再也没有机会醒了的!但他为什么刚才还是毅然选择了睡呢?想起刚才的事他顿时一阵寒凉,幸好有这位姑娘提醒!“失礼!”金忠孝傻笑着说道,”在下与一朋友路径此地,不幸失散!故在此地逗留,哪想竟不觉睡去!”他在这几天的古代生活中也渐渐适应了古代人的说话方式,他知道他以后要不停地在各个不同的时代逗留驱魔,要是连这一点也无法适应的话,肯定没有办法继续跟着莫夕到处走!瞧这白衣女子的打扮与言谈,可以判断出这个地方又是一个不知名的古代时空,当务之急应该抓紧时间找到莫夕才行,要不然他就得一辈子留在这个连什么朝代都不知道的地方了!“哦!原来公子有此际遇啊!既然你的朋友还未找到,如不嫌弃的话,可居住在小女子的陋室,待公子寻到友人后再行打算吧!”白衣女子看来是一个好客的人,她的言谈让人听了很舒服,虽然有些在他耳朵里听来还很拗口,但她的神情让人有说不出的温暖感觉。“姑娘盛情,在下恭敬不如从命!请姑娘带路!”金忠孝站了起来,跟随在那个女子身后踱步而行,在此期间,只见那女子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待到了白衣女子的木屋后,简单的摆设倒是让金忠孝不禁感叹,因为房子除了煮食必备的灶具以及床铺以外,只有一幅栩栩如生的冬季雪景图,他看了一圈后,微笑地说道:”姑娘好雅兴!此冬日图画功极深,皑皑白雪如真从空落一般!美!”女子闻声一笑:”让公子见笑了,那是家父生前所画!如今已经人去画败了!”虽然她在笑,但金忠孝似乎看到了她心中的那一缕悲哀。于是心感愧疚地说:”对不起!提起姑娘的伤心事了!”“公子不必介怀!”白衣女子说着走到金忠孝面前,”聊了这么久,还未知公子尊姓大名呢!”金忠孝轻笑:”在下免贵姓金,名曰忠孝!不知姑娘如何称呼?”“小女子雪儿!至于姓氏早已忘却,只知父亲就以雪儿称呼我!”“雪儿姑娘!不知此为何地?”金忠孝也没有多少时间与雪儿在这里闲侃了,他必须快点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然后再去把莫夕找回来,不知道为什么,见到她的时候讨厌她的冰冷,见不到又怕她出什么意外,这样矛盾的心情是他前所未有的。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友情吧,不需要言语的相合,只在患难时有所牵挂。雪儿稍稍望向门外。”此地为雪峰,常年积雪不化,寒冷无比,鲜有人会误入此地,公子是我在此居住以来第三个进入雪峰境地的人!”雪儿淡淡地说道,她的眼睛中又有一丝光彩闪过,但那并不诡异,反而十分的哀伤,据金忠孝猜测,前两个人中一定有一个人曾让雪儿牵肠挂肚,但那个人现在在什么地方?难道离开雪峰了,还是已经葬身于这白色的雪海中了?“那我的朋友岂不是凶多吉少?”金忠孝顿时紧张起来,要是莫夕真的死了,那他接下来要做什么呢?她死了,他就失去了继续前进的目标了!那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不知道为什么,金忠孝突然有一种绝望的感觉,他不希望莫夕死,她冰冷的面容他没有看够呢, 棋牌二人麻将官方网站怎么可以就这么扔下他?雪儿转首目光投向金忠孝, 澳门国际娱乐网站平台瞬间顿时愣住了, 手机棋牌游戏那表情!好像她记忆中已经封存了许久的那个人, 最新电玩棋牌游戏一样拥有一双慑神而忧郁的眼睛,略带一丝的绝望神采,她的心被彻底地震动了,一滴泪光闪过,不留痕迹地滴在了地下那深厚的雪地中……夜幕降临,一阵阵寒风迎面吹来,金忠孝依旧站在门口,他似乎在等待着莫夕的出现。一股特殊的期盼在他的内心燃烧,双眼目不转睛地瞪着那无尽的黑暗,没有了阳光的照射,雪地一片灰黑,没有了白天的光泽,没有了迷人的意韵,让人感到无尽的悲哀。“她能够找到这里吗?这么大的雪峰,她能够活着再次出现在自己眼前吗?”金忠孝的心忽然充满了疑问,想念莫夕的情绪使他安静不下来,心急如焚地了望着这银灰色的无尽雪地。雪儿在房中点起了炉灶,炊烟袅袅地升上夜空,成了这黑夜中惟一的一缕白色。她一边注意着炉火,虽然炉火是她点燃的,但是她似乎十分地厌恶这有热量的东西,时刻提防着它靠近自己;一边她又深情地注视着金忠孝的背影。他的背影此刻忽然显得好高大,好有安全感,有期盼有牵挂的男人才是最迷人的,而此刻的金忠孝正是如此。他从下午起一直都守候在门前,即使那里寒风凛冽。他所要等待的人对他来说一定很重要吧!缓缓站起身,白色的长袍拖在地上,慢慢地移动着,雪儿走向金忠孝,她的双眼此时已经从正常色变成了通明色,略显银白的瞳孔在火光的映衬下闪烁着,雪白色的秀发披撒在肩头,她的神情中有一种盼望,难以让人看透的表情。右手轻轻撩过正专神注视门外的金忠孝的颈部,金忠孝忽然感到一股寒气袭来,一股白色的烟雾像迷烟一般环过他的眼前,让他有一种进入梦境一般的感觉,目光也随着渐渐地变得无神空洞,茫然地注视着雪儿。雪儿轻轻地将自己纤细冰冷的身体靠向金忠孝的怀抱,这时的雪儿显得无比妖艳,将左手也伸了上来,双手环在金忠孝的颈上,表情柔媚地吐出一口如白雾一般的气息,澳门威尼斯人真人网投游戏缓缓开口娇气地说道:”雪儿美吗?”“美!”金忠孝已经完全被雪儿给迷惑了,她的美丽是别人无法阻挡的,她那充满妖媚的双瞳死死地瞪着金忠孝。放开右手,移到金忠孝的右脸上轻抚而过,在此刻,她隐藏在偌大的袖子下面的右手手腕显了出来,一点紫色显露在外,那是紫玉的碎片!她是从困妖井中逃脱出来的妖怪——雪女。“那你在这里陪我一辈子好吗?”她的眼神充满着期待,她希望金忠孝可以答应,因为他的眼神是她所等待着的,和两百年前的那个人一样的神情。“不行!我还要找莫夕!”虽然已经完全被雪女控制,但他竟然说出了让雪女惊讶的话来,她的眼神顿时转变,不再温柔,一下子松开了金忠孝。颤动的双唇,气愤的神情,她大声地质问道:”难道她比我美?”金忠孝依旧是机械式的神态,他摇了摇头,默默地说道:”你比她美多了!也比她温柔多了!”“那为什么你要她不要我?”她濒临崩溃,两百年了,她等了两百年才等到金忠孝,等到和那个男人有同一种气息的男人!”为何又要抛弃我?孔痕!”雪女顿时象失去理智一般冲向金忠孝,把他紧紧地抱在怀里,她在哭泣?冰冷的泪珠落在地上,结成了冰晶。两百年的记忆仿佛就发生在昨夜,她留守在这座木屋中,那时陪伴她的还有一个人,一个落难在雪峰的书生——孔痕。雪峰发生了一次雪崩,那次有很多上京考试完毕准备回家乡的书生落难,雪儿路过,发现还有一人还剩一口奄奄气息,于是她就将他救了回去。心地明朗透彻的雪儿细心地照顾着这个落难生还的书生孔痕,而正是这样的一段平静而又温馨的日子,使得他们相爱了,可是孔痕终究是已经有了妻室的男人。温暖的木屋,雪儿依偎在孔痕的身边,两人默然无语,那种心境的气氛让人感到舒服,雪儿就这样默默地靠着,因为她觉得自己的冰冷可以被孔痕的温暖所溶化。她知道作为一个妖精是不可以和人类发生爱情的,但她控制不住自己,她从把孔痕救回来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爱上了他!这也许是天意,她可以为了他不顾自己的妖寿,雪女是由冰雪聚集,灵气凝聚所成,也就是说是冰雪的化身,她不可以接近有热量的事物,包括人类的体温。慢慢闭上眼睛,享受着短暂的温柔,从出生起她就是冰冷的,也从来没有奢望过得到温暖,但此刻她正满足地靠在孔痕的怀中,她好想能永远地这样靠下去。沉默许久的孔痕突然开口说道:”雪儿,我明日就将离开此地!”他的话如晴天霹雳一般将雪女所有的美好幻想全都破灭了。她微微抬头,不解地注视着孔痕,他那无奈的神情让她感到心痛。”为何?”孔痕的表情似乎平静了一下,他轻轻推开雪女的身体,径直站了起来。”因为我不属于这里!家中还有糟糠之妻等我高中归家呢!”一说起他的糟糠之妻,他的脸上就出现如红霞一般的气韵,这是他和雪女在一起所没有表现出来过的,比起雪女,他更加爱他的糟糠之妻。雪女备感失落,她茫然的双眸含泪望着孔痕,问:”这些日子以来,孔郎有否对雪儿动情?”只见孔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默然地说道:”我从未对姑娘动过一丝真情!”说完就径直地走出门口,他在说谎,雪儿看得出来他在说谎,他是不希望雪儿还对他有什么希望,他毅然地离开就是不希望被雪儿看到他脸上的不舍……“雪儿知道你还是爱雪儿的!”雪儿紧紧地抱着金忠孝,哭泣地说道:”雪儿整整等了两百年!”冰冷刺骨的寒气直逼入金忠孝的身体,他的头发开始出现冰霜,但目光仍然游离。直至一声刺耳的喊声响起,才将他的神智拉回到现实中,他惊讶地推开雪儿。”雪儿姑娘!”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失神,只知道刚才自己一直站在门口,突然一股寒气逼来他就失去知觉了,醒来时就发现雪儿正扑在自己的怀中哭泣。回想起刚才的声音,是莫夕,他突然感到万分惊喜,转身一望,只见莫夕神色虚弱地站在门口,她尖锐的目光扫过金忠孝。”你被妖精迷住了都不知道!蠢材!”雪女回过神来见到莫夕后,仔细地审视着她,然后缓缓开口道:”原来金公子要等的是你这样的女子!”“什么我这样的女子?”莫夕显然被雪儿的话给激怒了,她不顾自己虚弱的身体强行地拔出光剑向前攻去。”妖孽!受死!”“就凭你?呵呵!”雪儿轻笑两声跃身而上,躲过了莫夕的进攻,并且回身长袖一抚,顿时无数冰凌平空出现,直刺莫夕。莫夕见状忙用光剑抵挡,但是由于一天的饥寒交迫已经使她法力尽减,此刻又要和拥有紫玉碎片的雪女打斗,实在有些力不从心。金忠孝突然跃身向前,一把拉住雪儿的手。”雪儿姑娘,虽然在下没有资格劝解姑娘放下屠刀,但是据在下感觉,姑娘并非十恶不赦之人,为何要寄居此地作恶呢?”经过金忠孝这么一讲,雪女竟然笑了起来。”我天生以雪为灵,在此寄居并未作恶,只是她们这些驱魔之士自以为是地认为我在此害人罢了!”她说完用怨恨的眼神注视着莫夕。”是她们不愿放过我,不是我!”她的神情犀利起来,她守候在这个地方不过是在等候,等候孔痕归来,当年是弥嘉认定她是害人的妖孽才来将她收服,并且封印在困妖井之中的。“妖孽的话怎可轻信?”莫夕不顾青红皂白地再次进攻,她的光剑显然没有平日的法力,但她仍旧不放弃。当她的剑快要刺中雪女,而雪女正准备反击的那一刻,金忠孝毅然地站在中间,他用手握住了莫夕的光剑,殷红的血液缓缓滴落在地上,莫夕和雪儿两个人顿时愣住了。“你干什么?”莫夕惊愕地吼道。只见金忠孝没有回答莫夕的话,他转过头,默视雪儿:”雪儿姑娘!我们并没有赶尽杀绝之意,我们此次来雪峰是为了寻回紫玉罢了!希望姑娘能将嵌于右手手腕上的碎片归还,我保证驱魔世家不再打扰姑娘清修!”雪儿的神情平复了下来,她微笑着伸出右手,左手使用灵力将紫玉的碎片取出放在金忠孝的手心之中。”我愿相信金公子,既然公子这样说,雪儿必定归还公子之物!只要驱魔世家不再打扰我清修,我便不再过问人世间的凡尘事!”莫夕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与耳朵,一个妖精竟然可以做到如此的心静如水,对啊!她是雪女,心灵本应该如雪般透亮,莫夕暗自叹息自己竟然连这么小小的事情都没有注意到!反而金忠孝这个傻小子注意到了。拿过紫玉碎片,顿时紫光四射,碎片随着紫光渐渐嵌入紫玉手镯的缺口处。金忠带着谢意与莫夕一起离开了雪女的木屋,两人踏上了继续收服妖魔与收集紫玉碎片的道路。在白色的衬托下,雪女那温柔的笑容仿佛显现在天空中,似乎在向他们道别……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直播吧4月22日讯 足球装备网站《 footyheadlines》曝光了新赛季巴黎圣日耳曼队的球衣款式,主打经典风。

  4月29日 国际奥委会协调委员会主席科茨表示,东京奥运会的举办不取决于是否有新冠疫苗。

,,太阳城官方开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