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如何表达此刻他的心情

离开雪女的家以后,莫夕没有直接使用时空指标离开雪峰,而是用步行的方式慢慢地行进着。金忠孝疑惑地望着莫夕,他的眼神犹如一把把锐利的匕首,刺向了莫夕。莫夕是这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会感应不到金忠孝的举动神情呢?只是她不想回应罢了,她肆意地躲避着金忠孝那逼视的目光,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大约过了10分钟,金忠孝见莫夕还是没有要解释的样子,于是就停下了脚步,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副得不到答案就不再走了的模样。莫夕见金忠孝是非要知道不使用时空指标不可的样子,所以也停下步子,转过身,深深吸了口气,整理了一下心情缓缓地说:”怎么不走了?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呢!”“为什么不使用时空指标?那样我们很快就可以到达下一个地点了啊!”金忠孝终于忍不住把话挑明了,但莫夕似乎还是不愿意回答的样子,她冰冷的表情,此刻显得有些心虚。“先走走好吗?”莫夕破天荒地露出勉强的微笑,这让金忠孝更加怀疑时空指标的状况,他还是呆呆地注视着莫夕,没有要走的样子。他的表情很认真,他一定要知道答案,不然别想再让他走一步,就算那个答案是一个非常非常坏的消息,他也希望自己知道,既然已经和莫夕算是搭档了,就不想她有任何事隐瞒他!“好啦!我说啦!”莫夕充满无奈地抿了一下嘴唇,从她的神色来看,她要说的一定不是什么好消息。”我在雪峰醒来的时候,发现时空指标碎了!”“什么?”还没有等莫夕说完,金忠孝已经惊讶地大叫了!“听我把话说完!”莫夕紧张地解释道,金忠孝会意地点点头,然后默不做声地听莫夕把话说出来。”当我发现时空指标破碎以后,就用法力将它封印在我的意识中了!但由于它是神物,所以我的法力根本无法将它驾御,所以现在我们只有靠双脚走了,因为它会根据妖气来牵引我们到达各个目的地的!还有就是,因为它是在我们不知觉的时候发生变化的,所以我们可能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进入各个时空,甚至是别的境界!”“别的境界?什么意思?”金忠孝还是不很明白莫夕所说的话的意思,他开始有些糊涂了,虽然知道了时空指标会带他们到任何有妖气的地方,但别的境界,他真的不懂,就算懂也不想承认,因为他不希望事实如他想象中的一样!“就是不属于人类的任何境界啊!”莫夕闭上眼睛,无奈地喊道,她也不希望这是事实,因为她现在的法力还不够,根本无法对抗一些法力高强的妖怪,再加上是在它们的领地,她更是没有什么把握了!……金忠孝无语,果然是他最不想知道的事实!20分钟的僵持状态过了以后,他们相互对着叹了一口气,继续上路了,他们知道即使前面再危险他们也必须前进,因为这是他们的使命,他们必须将那些散落在外的紫玉碎片收集回来,要不然整个人界就会遭殃了!慢慢地,他们走出了雪峰的境地,向着前方逐渐行进。在远处似乎出现了一座城池,金忠孝眯起双眼眺望着,果然,是一座城池,他的嘴角渐渐上扬,一道惬意的弧线出现在他的脸上,终于让他们找到了,找到了下一个目的地!他拉过莫夕的手,快速跑向那个隐约出现在他瞳孔中的城门,喴道:”莫夕!我看见了!是城池啊!快点!”但是莫夕却是一脸莫名其妙,因为她什么也没有看到,难道那是海市蜃楼?没有可能的,这里又不是沙漠,气温又不高,没有可能是海市蜃楼!她愣神地望着金忠孝,心情也开始紧张起来……难道……带着莫夕来到了一座巨大的城门前,城门外站着一些举着武器的士兵,他们懒散地打着哈欠,金忠孝迅速地穿过了城门,顿时一片繁荣的景象出现在他的眼前,但是那里的居民都有一些奇怪,每一个人的身后都有一条尾巴,柔软地就如狐狸一般。见到这个景象,莫夕确定了自己心中的担忧,这里就是狐之都市,大部分狐妖的出生地。那些拥有尾巴的百姓都是狐妖。他们在自己的都市里面可以以人类的形态出现,但是尾巴是他们的象征,它们并没有褪去,因为生活在这里的人都拥有尾巴,所以大家也就不再介意自己的形态问题,法力高强一些的狐妖是可以在狐之都市以外的地方以人类的形态出现,而那些生活在狐之都市的狐妖不是一些不希望出去闯荡的妖力高强者就是一些还没有修炼完全的弱狐。而附在金忠孝身上的火狐火修罗正是狐之都市的王……狐之都市是不欢迎人类进入的,以至于所有那些见到莫夕和金忠孝的狐妖都用仇视的目光注视着他们,他们并没有攻击性的举动,只是默默地瞪着莫夕与金忠孝。虽然被这么注视,但莫夕感到他们根本没有要伤害他们的意思,难道他们也有人性?一直以来,在莫夕的眼中,妖怪就是残害人类的,没有妖怪是善良的!可今天看到,她似乎有些曲解了妖怪的定义,在妖怪的都市中,大家都是和睦相处的,和人类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比人类的世界更加和平安宁,没有战争的威胁……红色的瞳孔若隐若现,金忠孝的脸色慢慢转变,莫夕感到有些不祥,她一直瞪着他,并且跟着他,她要看看金忠孝体内的火修罗到底要做些什么!脚步渐渐变得沉重,金忠孝的神情阴沉下来,那一双火红的眼睛中似乎隐约闪烁着什么,那是泪光吗?火修罗在哭?莫夕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一定是看错了,一向冷血残忍的狐妖火修罗竟然会哭泣,那一定是她的错觉!他们穿过繁荣的大道,丝毫不顾周围狐妖的注视,径直走向了一条通往高山的路,那条路上铺满了白色的丝绸,显得宁静而圣洁。正在金忠孝与莫夕要踏上通往那座山的第一级台阶时,很多狐妖拿起了武器,仇视地挡在了那里,不让他们通过。他们坚定的神情比刚才更加强烈,他们似乎在守候着什么,不让任何人侵犯的神圣的东西!但金忠孝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命令的口气缓缓说道:”给我让开!”“我们就算死也不让你们冒犯我们尊敬的王后!”狐妖们根本不听从金忠孝的命令,因为他们根本没有看到他那双通红的眸子。“哼,呵呵——我的好臣民!”金忠孝朝天大笑着变身,红色的长发,尖锐的利爪,以及那霸气的神态,顿时显现在众狐妖面前。”你们还要挡着我,不让我见帕奇罗吗?”他的声音比刚才低沉也平静了许多,他是不会打扰自己亲爱的妻子的睡眠的。她圣洁的神情,柔美的舞姿是他最不舍的痛,他不舍得再让她受一点委屈,因为他太爱她了!“修罗王!是修罗王!”所有的狐妖都下跪在他面前,膜拜似地低着头,默默地跪着,不再说话,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修罗王是多么地爱他的妻子帕奇罗——他们最尊敬的王后!轻轻抬起脚步,走上那条长长的石阶,他眼中那股液体已经再也忍受不住了,因为帕奇罗给他留下的记忆实在太深刻,太难忘了!莫夕默默地走在金忠孝身后,她望着他的背影,感觉好苍桑,忽然有一种同情的感觉,他那神情的双眸从她的意识中一闪而过,她有些惊讶,火修罗竟然可以这么平静,那他种在山下还很强劲的霸气在这里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种种回忆袭击了火修罗的神经,他的眼泪顺着脸颊缓缓划落,这是他第二次哭泣,第一次是在帕奇罗死的时候。以前,每当火修罗要惩罚做错事的狐妖臣民的时候,帕奇罗总会出现,请求他放过那些臣民。并且为他弹奏一曲,当作是为臣民的过错作补偿。她的琴声似乎可以安定人的心绪,她那纯美的笑容总是会让他心软,所以那些有过过错的臣民都很敬重帕奇罗,因为她的善良与宽宏,以至于整个狐之都市都很安宁。清泉缓缓涌动,帕奇罗依靠在火修罗的怀中,默默地笑着,她的声音很柔美,”修罗!你看!那流动的泉水好美!”火修罗暗暗点头,他感觉自己好幸福,有着帕奇罗的陪伴,他已经足够了!”那我们以后把皇宫建在这里好吗?”帕奇罗轻笑道:”我知道你是哄我的!皇宫这么大,建在这里的话一定要耗费很多人力,你这么爱自己的臣民,是不会为了我这么做的!再说我也不会让你这么做!只要你肯经常这样抱着我,在这里欣赏泉水就够了!”说着,帕奇罗更加抱紧了他,她的脸上满是幸福的神情,能嫁给火修罗,是她一生最幸福的事情!火修罗知道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就是帕奇罗了!他答应帕奇罗只要有空就会陪她到这里欣赏永远不会停止流动的泉水。可是驱魔人弥嘉的到来,改变了原本平静的一切。她在大雪纷飞的日子来到了狐之都市,本着驱魔人的天职对狐之都市中的狐妖进行了大规模的捕杀。火修罗得知这个消息后,为了保护自己的国家、自己的臣民而准备迎战。在他去与弥嘉决斗的时候,帕奇罗在他身后默默地祈祷,她要火修罗活着回来!决斗那天,原本火修罗是要帕奇罗在皇宫里等待他的消息的,但担心火修罗安危的帕奇罗还是跟了过来,在暗地里默默注视着战况,她的神情很忧伤,因为她知道火修罗的能力还不够抵挡弥嘉的法力,见他节节败退,眼见他就要丧命在弥嘉的驱魔剑下,她奋不顾身地冲了出来, 澳门国际娱乐网站平台挡在了火修罗面前……鲜红的液体射到了火修罗的脸上, 手机棋牌游戏他最爱的人那苍白的容颜一闪而过, 最新电玩棋牌游戏缓缓倾倒在自己的怀中。他愣住了, 抢庄牛牛电玩棋牌游戏不知道如何表达此刻他的心情,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紧紧地抱住帕奇罗的身体,她微弱的声音,最后的声音缓缓钻入他的耳朵:”清泉真的好美!修罗可以陪我最后看一次吗?”火修罗站起身来,抱着帕奇罗的身体走向清泉所在的高山,每一阶石阶都滴有她圣洁的鲜血,一步一步地延伸,所有的臣民都跪了下来,连弥嘉都震惊了,狐妖竟然可以这么重感情,她迟疑了!待火修罗终于抵达山顶清泉旁的时候,他怀中的帕奇罗早已经身体冰冷了,他的眼泪顿时涌了出来,他大声地喊着”帕奇罗……我们到了……!你不是说要我陪你最后看一次吗?你睁开眼睛看看啊!泉……泉水很……美啊!帕奇罗!你醒醒啊!”抱着帕奇罗的尸体,火修罗痛哭着跪了下来紧紧地搂着她。”帕奇罗!不要离开我……不要……”顿时仰天长吼,那火一般的眼睛充满了绝望与哀伤。弥嘉也走上了山顶,她深深地叹了口气,缓缓说道:”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我会再来!”然后转身离开了山顶,离开了狐之都市。火修罗曾经在帕奇罗的坟前发过誓,他一定会打败弥嘉,为她报仇的!但是那次决斗他还是输了,输得好惨,所以他怨恨人类,千方百计地想要冲破困妖井,他要回来狐之都市,见他最心爱的妻子……“帕奇罗!我回来了!”火修罗的声音十分地温柔,他深情地抚摸着那块用玉石砌成的墓碑,那就是帕奇罗的墓碑,冰冷而纯洁!莫夕只是愣愣地站着,看着火修罗拥抱着墓碑,轻轻地抽泣。”帕奇罗!这么多年来你还好吗?没有我的陪伴,你会寂寞吗?”他的话让莫夕都感到鼻酸了,她的眼眶渐渐湿润,原来火修罗也有这么一段凄美的回忆……一夜过去,火修罗祭奠完爱妻帕奇罗以后,便带着莫夕回到了皇宫。在那里,火修罗的神情从忧郁渐渐淡去,露出了久违的微笑,他坐在大殿的皇位上,对着底下的大臣和蔼的模样让莫夕感到无比威严慈祥。离开狐之都市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但他的臣民依旧这么效忠于他,他很高兴,这是他与帕奇罗共同建立起来的和平,他珍惜。“我的臣民!今日我回来,得知你们还是如此拥护我,我很开心!但是我还有使命没有完成,还不能停留在这里!”火修罗郑重地宣布道:”如今我要将皇位放下,如果你们愿意等待我的归来,那我很高兴!但如果你们觉得狐之都市不可一日无主,便可随意推举你们自己心目中最适合的王!”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火修罗抱着的是平和的态度,他不奢求他的臣民一直等待他,只要他们可以过得幸福,他和帕奇罗就会感到安慰。他的臣民闻声后默不做声,他们知道除了火修罗这个都市里根本没有哪一只狐妖配当王,所以他们沉默,他们决定等待,低头默语表示他们的意见一致,都是等!见到自己的臣民如此地拥护自己,火修罗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他那火一般的身躯渐渐与金忠孝分开,一身红色的长袍,红色的双瞳,充满魄力的神态,顿时显现在莫夕的面前,这就是火修罗的真身!迷人而柔情的火修罗!金忠孝的身体慢慢倾倒向地面,莫夕赶忙扶住他,这才发现他原来如此的重。”你该减肥了!”莫夕忍不住地说道。“什么啊!我这可是标准身材!”金忠孝缓缓睁开双眼,头一句话就是这个,听得狐之都市里的臣民一阵汗颜。火修罗转身走到金忠孝面前,伸手向他,示意拉住自己的手起来。金忠孝微笑接受,同时也伸出手来牵住这只长有红色指甲的爪子。“我与你定个合约好吗?”火修罗毫不掩饰地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他的赤红的眼珠直直地注视着金忠孝,态度看起来很诚恳,于是金忠孝也不再顾忌,笑着询问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合约以及为什么要定这个合约,凭借他是狐之都市的王,已经算是很高级的妖兽,还有什么做不到,何以要与别人定合约呢!“我要和你定一个驱魔的契约!在收集紫玉碎片期间,我可以帮忙你们对付那些我可以对付的妖魔,而你们也要答应我,当紫玉收集完全的时候,带我到弥嘉没有将法力传给萧月和莫夕以前的时候,让我和她决一胜负!这是我对帕奇罗的誓言,我一定要做到的!”火修罗所说的契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到底在他心中最重要的还是帕奇罗!“好啊!我答应你!这个契约就这么定了!”金忠孝丝毫没有犹豫的样子,但他突然想到时空指标已经破碎了,怎么能回到弥嘉的那个年代呢?火修罗看到金忠孝那为难的模样也已经猜想到是时空指标的原因,不过他却笑着解答道:”只要紫玉齐全,自然就有办法带他回到弥嘉那一时代!”听火修罗如此一说,综合新闻金忠孝大喊万岁,以后就不再这么危险了!有狐之都市的王火修罗在身边,莫夕也不会那么的辛苦,自己的生命也有了保障,他怎么会不高兴呢?反而是莫夕,她那没有表情的脸颊显示出有点不信任火修罗,毕竟他是妖魔,她不可以完全相信一个妖魔,因为妖是诡计多端的,今日的契约以后未必对他会有用。要是真的集齐了紫玉碎片,他要强行抢走也有可能,她对妖魔有天生的厌恶……但既然金忠孝已经答应了火修罗的要求,莫夕也没有能力阻挡,也只有与他一同上路了,不过她时刻警惕着。在她的心中妖怪没有好的,除了那个守候在深山中的雪女……离开了狐之都市,火修罗跟随着莫夕两人朝着下一个目标行进着,由于时空指标的破碎,使他们接下来要走的路变得更艰难。体质虽然不差的金忠孝,若是与狐之都市中的王火修罗还有以驱除世界各地妖魔的驱魔人莫夕比起来,就像是摇篮中的婴儿,不堪一击。三个人中最差劲的是他,最无辜的也是他!带着没有目标的目标走着人生没有前途的道路,他顿时感到前方一片灰茫茫的!没有生气,拖着疲惫的身躯,噘着已经干裂的嘴唇,故意回旋在莫夕的身边,让她看到自己的状况,他是在抗议,他要休息!而莫夕则是故意别过脸,不去看金忠孝那憔悴的模样,那冰冷的神情似乎没有一丝赞成金忠孝提议的意思。她仍然是走着,连头也不回地快步走着。“呜——”金忠孝进自己的抗议不奏效,也就只能强忍着身体的虚弱,退了下来,他那略显娇弱的胃在打鼓,却又找不到东西可以慰劳一下这个陪伴了他接近二十年的老伙计,他深感愧疚!无奈地越走越慢,他已经落到了火修罗的身边了。他无力地叹了口气,突然眼睛中闪过一样他梦寐以求的东西——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只见火修罗神色悠然地啃着一个苹果,嘴里还不时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分明是在引诱金忠孝嘛!金忠孝紧握拳头,示意自己不要被火修罗引诱了!但是他那跟随了他二十年的老伙计偏偏在这个时候发出了最后的”吼叫”。它明显是要他在火修罗面前丢脸嘛!忍到实在无法忍受的地步了!金忠孝决定一不做二不休,迅速地扑到了火修罗的身上,双手猛劲地伸向火修罗的嘴,将那个已经有一半塞进他嘴巴的苹果硬拔出来。“干什么!干什么!你这个家伙想要怎么样?”火修罗奋力地反抗着,他要保护自己珍贵的苹果,那是他临走时他的臣民送给他路上吃的!是纪念品!“快把那个苹果交出来!你这个自私的臭菠萝!”金忠孝不舍任何可以抢走苹果的机会。“臭菠萝?”火修罗顿时一愣,想象起自己从一只狐狸的形态化身成了菠萝……”好个臭人类,竟然把我火修罗说成菠萝!混蛋!放下我的苹果!”在火修罗愣神的时候,金忠孝趁机夺走了他手中的苹果,此刻正在惬意地品尝着狐之都市的特产呢!看到金忠孝满足的样子,火修罗顿时跃了上去,想要抢回属于他的苹果!莫夕一直走在前方,她听到火修罗与金忠孝那撕打的声音不禁汗颜,现在又不是在游乐场,他们哪来的这么多闲心啊?竟然为了一个苹果可以争这么久!也许这就是友谊吧!凭借火修罗狐之都市的王的身份,想要夺回那个苹果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但现在他居然可以和金忠孝玩得如此难舍难分,看来他们已经成为很好的朋友了!忽然一股妖气扑面而来,这妖气并不猛烈,但是却生生不息,源源不断的样子。这感觉,好像,好像是没有固定形态的妖怪!莫夕迅速加快脚步,冲向那股妖气袭来的方向,火修罗似乎也已经感应到了那股流动的妖气,马上停下与金忠孝嬉戏的动作,神态凝重地向前方走着,他的神情很严肃,金忠孝意识到他们已经到达了妖怪的境地。虽然不清楚妖怪的底子,但他隐约感到它应该是一个厉害的家伙。顺着妖气的方向,莫夕与火修罗慢慢地挪动着步伐。越走近那股势力,他们的警惕性就要越高,既然对方是没有固定形态的,那就说明它随时都有可能从各个不同的方向向他们攻击而来,他们必须警慎小心!感应不到妖气的金忠孝却在意外中看到了一个湖泊,他雀跃的大声喊道:”火菠萝!莫夕!你们看!这里有个湖!”莫夕与火修罗转过神来,这个没有形体的妖怪是水妖!水是不定型的液体,因此它就是那个没有形体的敌人……正在火修罗与莫夕同时意识到这次的敌人是水妖的时候,似乎已经慢了一步,只见金忠孝旁边的湖水冒起了白色的烟雾,像是开了一般地滚动着,还没有等金忠孝发现这个异象,就已经被那涌起的水雾笼罩住了,他双眼瞪大,一副呼吸困难的模样,死死地望着莫夕与火修罗。“水妖!你想怎么样?”莫夕想要冲上前去救金忠孝,但被火修罗阻止了,他知道如果是水妖的话,她的目的一定是紫玉。因为紫玉本身就是相互吸引的,既然金忠孝的手镯可以感应到紫玉的存在,那么紫玉的碎片也就能感应到手镯的存在。这就是为什么金忠孝可以看到湖泊,而莫夕与火修罗没有注意到的原因。水妖渐渐现出一个形体来,她窈窕的身材要是在人类的都市中,一定是风华绝代的美人,但是她却是妖怪!她的嘴角带着藐视的笑容,望着莫夕,慢慢地开口。”我要的是紫玉,其他的东西我没有一点的兴趣!只要那小子肯把紫玉褪下交给我,那我杏霍马上就放你们离开我的水之泊!”漂浮在眼前的女妖就是传说中的水妖杏霍,为自己这么快就可以遇上厉害的角色而感到庆幸,火修罗一步上前,他与杏霍的势力可以说是所差不远,于是他决定来解决这个外表迷人的水妖!“杏霍!我火修罗今天真是有幸啊!可以见到你那充满魅力的脸庞!”火修罗右手背在身后,示意莫夕快去救人,然后又很有礼貌地望着杏霍:”但那张脸并不属于你这个没有形态的妖怪的!”他跃身而上,顿时神态转变,他的瞬间改变让杏霍没有反应过来,他那尖锐的利爪就像风一般掠过她那美丽的脸颊,一丝透明的液体缓缓顺着她那虚假的脸庞流下。杏霍顷刻表现出愤怒的表情,继而又露出微笑,鄙视的微笑。”原来狐之都市的王也不过如此嘛!”她的动作犹如流水一般没有任何的征兆就开始行动了,她那柔软的身体,无论火修罗多少次击中都不会有丝毫的损伤,她是水做的,再加上有紫玉碎片的协助,她就更加肆无忌惮了!她迅速地划过火修罗的身边,轻松地躲过他那猛烈的攻击,虽然火修罗的动作已经很快,但对方毕竟是流动的液体,让人琢磨不透的液体,所以他的攻击往往不能奏效。但他是火修罗,不会这么容易就服输的火狐!见火修罗与杏霍打得如此难解难分,莫夕趁机潜到杏霍本体所在的湖边,使用解缚咒松开了缠绕在金忠孝身上的水沫,并使用清心咒将他的神智恢复过来,她的双眸就在那一瞬间映入了金忠孝的眼睛中,她的眼中原来不只有冷漠,还有一丝关心!随风而动的身形是杏霍最大的优势,她那可以任意曲动的身体是火修罗的盲点,对于任何一个武者来说,确定自己要攻击的点,然后将自己全部的集中力集中在那一个点上,那么胜出的机会就会很大,但是现在火修罗所面对的敌人是一个没有形态的液体,他该如何确定自己攻击的点呢?即使确定下来也无法攻击得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几片灰色的乌云以飞快的速度朝火修罗上空游来,他看到了它们,那一片片让人心烦的乌云,看来这样的天气是快要下雨了。要是真的如火修罗预料的样子,天空下起雨来的话,那么他要打败杏霍就更加难上加难了!因为雨本身就是液态的,它会增强杏霍的妖力,这次真的不知道是意外还是天在帮她。本来火修罗的胜算就不高,现在加上了雨水的施压,不知道这场战斗他是否可以赢!醒悟过来的金忠孝也注意到了火修罗所担忧的事情,雨一旦下起来,杏霍就更加难对付了,他必须帮火修罗。闭上双眼集中精神,金忠孝在寻找水的弱点,无形无体的水到底惧怕什么呢?他必须要想到,将所有的杂念全头抛于脑后,他专心地想,水!对!水火不交融!他顿时睁开眼睛,朝着火修罗大声的喊道:”火菠萝!你不是火系妖怪吗?你与杏霍是相生相克的!发挥出你火狐的能力!不要让我看笑话啊!”“该死的人类!我绝对不会让你看笑话的!”火修罗顿时信心倍增,金忠孝的支持让他的心扉豁然开朗,他是火系狐妖,对付水系的杏霍并不是不可能,既然万物可以连成一条生物链,那么他与杏霍就是相互联系的个体!莫夕用惊讶的眼神望着金忠孝,他竟然可以在这样的时刻专心地去分析水火相克的原理,虽然对于水来说,火未必是不可对付的,但是他竟然这么相信火修罗会赢,他那信任的眼神让莫夕咋舌。回过头来,金忠孝马上向莫夕问道:”莫夕!你是驱魔世家的人,可不可以把那些乌云趋散?水火虽然不容,但是加上那些雨的话就未必,水多火必灭的原理你应该知道吧!”金忠孝此刻看起来像一个领袖,金忠孝也有这么严肃的一面,他平时那傻头傻脑的模样难道都是装出来的吗?莫夕应声施法,她顿闭双眼,口中不停念叨着一些咒语,顷刻睁眼,食指与中指相并奋力指天,然后口中喊道:”天之指令,命其云。散!”话音刚落,天上的乌云便四处散落,火修罗正好趁这个时机奋起直追,施展火系魔法,顿时火焰冲天,将水之泊境地团团围住。“哈哈哈——你是斗不过我的,即使没有那些乌云,我有紫玉护体,你是伤不了我的!”杏霍邪笑着瞥了火修罗一眼,她的嘴角那微笑还是那么的畅然,根本没有意识到危机。“谁说你有紫玉护体啊?呵呵!”杏霍闻声回头,目光顿时呆滞住了。原来在莫夕驱散那些乌云后,在金忠孝的指示下,已经施法从杏霍的本体中取出了紫玉的碎片,而此刻那碎片已经回归到紫玉手镯中了!“你!”杏霍大声怒吼道,奋力冲向金忠孝,而他只是笑,因为他看到火修罗早已经追在杏霍的身后了,他相信以火修罗的速度,在他还没有被杏霍接触到以前,她就应该要归西了!果然,一道红光划过天际,杏霍顿时形神分离,发出刺耳的惨叫声,消失在空气中。水之泊也因杏霍的消失而变得干涸,一点点地被泥土吸收进去……走出水之泊的范围,金忠孝与火修罗跟随着莫夕继续向前前进着,望着自己右手紫玉手镯的缺口,金忠孝默默地叹了口气,不知道还要多少时间才可以回到自己的世界,也许那一天到来的时候,在他是经历生死的世纪,而在别人眼中却是片刻不见罢了!虽然不知道以后会有什么样子的命运,但既然他现在已经走上了这条道路,就一定会坚持下去,这是他做人的准则,也是他倔强性格的一部分!又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金忠孝抬头,目光投向无尽的天空,金色的光芒披撒下来,笼罩这三个走在同一条路上的人,他们的身家背景都不同,可以算是八竿子也打不到边的人,竟然会因为这么一个奇妙的机遇而走在一起,这也算是缘分吧!火修罗已经好久没有休息了。离开水之泊以后,在路上遇到了不少的小妖,虽然不成气候,但是数量多了也让这个妖力强劲的狐妖感到了一丝疲惫。他淡淡地叹了口气,然后从怀中摸出一个润红的苹果,动作自然地塞进嘴巴咬了一口,发出”喀啦”的声音。这久违的声音顿时吸引了金忠孝的注意,他偷偷地瞥过眼,观察了一下火修罗那享受的模样,顿时一股妒忌的气息涌上心头,他坏笑一声,突然指天大喊道:”好大一只猪在天上飞啊!”“嗯?”火修罗闻声抬头,天真地到处寻找飞在天空中的猪。果然上当了!金忠孝迅速地扑了上去,双手胡乱地挣扎着伸向那只让人垂涟欲滴的苹果,可是很快就被火修罗发现了他的企图。这样,两个人又开始扭打起来,为了一只苹果而停下了他们的脚步。“你这个臭人类!又想抢我的苹果!松手!松手听到没有!”火修罗咬着牙大声地嚷道。金忠孝可不会这么容易就放弃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食物,他也努力地抓着那只苹果不肯放手。”你这个火菠萝!竟然有吃的不拿出来,你哪里来这么多苹果?快说!”“你再说谁是菠萝?混蛋!”火修罗与金忠孝两个从站着争到坐着,然后又扭打着趴倒在地上,但他俩都没有放弃这只红润的苹果。在他们争抢苹果的时候,莫夕摇了摇头坐到了一边的石头上,静静地望着他们两个咬牙切齿的模样。灿烂的笑容爬上了她那冰冷的面容,她居然笑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她有一种想融合在其中的感觉,但一想到自己是驱魔人而火修罗是狐妖的时候,她又会把自己的想法掩藏。由于四只手强烈的摩擦着那只可怜的苹果,所以它选择了脱离苦海,从他们两个人的手中滑脱,飞了起来,蹦到了正默然坐在石头上的莫夕的手上,她先是一个愣神,然后就顺应天命地拿过那只苹果,微笑着塞进自己的樱桃小嘴中,细细品尝起来。那甜简直可以钻到人的心窝里,她的眼睛露出了享受的神情,看得为了这只苹果争得你死我活的两个男人目瞪口呆,一脸汗水。“怎么办?”金忠孝瞥了瞥火修罗。火修罗沉默了一会,然后郑重地望着金忠孝说道:”还能怎么办呢?”他低下头,又沉默了一秒钟,然后忽然抬头,大声地吼道:”抢啊!”还没有等金忠孝会过神来,火修罗已经跃身而起冲向正品尝苹果的莫夕。“狡猾的菠萝!”金忠孝愤愤地说道,也站了起来冲向莫夕,而机警的莫夕也已经注意到金忠孝与火修罗的动作,自然地来了一个翻身,躲过了火修罗的飞扑,见他夺果不成反扑了个狗吃屎,不,应该是狐吃屎,莫夕不禁大胆地笑出声来。正是这个时机,金忠孝抓住莫夕没有警觉的那一瞬间,来了一个偷袭,顺利地将苹果拿到了自己的手上。他定睛一看一条消瘦的苹果芯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中,见到他惊然的样子,莫夕又开怀大笑起来,她一边捂着笑得疼痛的肚子,一边指着金忠孝那愣神的表情!火修罗从地上爬起来,走到金忠孝面前暗暗说道:”看她笑的!”说完给了他一个坏坏的眼神,然后两个人顿时一起冲上前去,四只手一起指向了莫夕的腰部,来了一阵挠痒比赛!“哇!住手啊——呵呵——住手啊!”莫夕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从来没有这么放开过,与一个妖怪成为好朋友,或许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她的心里默默地想道。接着是三个人的笑声,淹没在夕阳金黄色的光芒之中……

,,ag视讯游戏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