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明他有多么爱自己的城市

天空渐渐有些雨丝坠下,三个嬉戏的人停住了手中的动作,指着对方那副被雨水浸湿的傻样,笑声不停……冒着小雨,他们迈开了脚步,他们知道要是再在雨里淋一会,难保不会有个感冒发烧的。要是真的病了,对他们来说是一个负担,虽然莫夕与火修罗都有很好的抵抗力,但他们还是决定先找个地方避避,毕竟金忠孝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没有灵力护体很容易湿邪入体。在经过一小段路程以后,一座看似荒凉的城市出现在他们眼前,仿佛被洪水冲刷过的黄色墙壁,让人不禁感到一阵寒碜。在城门上面,有一块被风沙腐蚀得有些模糊的石匾,上面赫然写着”查可劲市”,这个陌生的名字让莫夕等人愣神半响,最后无奈地走入了那破损的城门通道。因为他们实在太饿了,再不补充一下的话可能真的要暴尸荒野。火修罗怀中的苹果已经所剩无几,他也想吃点别的东西,每天都吃素可不是他狐之都市的王的作风!走在这座荒城的道路上,四处都是乞丐,他们消瘦的模样让人不忍心不去帮助他们,于是莫夕好心地走上前,站在那些乞丐面前,然后从包袱中拿出一锭银子,轻然放在一个乞丐面前。岂知她已经惹下大祸,瞬间一大群灰头土脸的乞丐飞拥了过来,眨眼间就将莫夕团团围住,用乞求的神态注视着她,让她不知所措,为难地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火修罗与金忠孝。而他们两人则故意地将头别开,一副自己惹的祸自己解决的神态,一点也没有要帮助莫夕突破重围的意思。莫夕见他们如此的冷血,便故意提高声音说道:”我的银子给了他们,你们今天就得喝西北风睡草棚咯!”她明显是在提醒金忠孝,如果不来帮她的话她就把银子全都发出去,最后来个玉石俱焚。金忠孝与火修罗闻声脸色顿变,不假思索地冲进人群,摆出一副凶恶的模样,挤到莫夕身边,一人拉过她的一只手,然后以疾风的速度一溜烟地消失在街道上。那些乞丐看得目瞪口呆,愣神地望着他们消失的方向,久久没有回过神来。一条幽僻的小巷,三个人背靠着墙壁正在大喘气,幸好逃过了劫难,要不然他们今天的午饭就得泡汤了,劳累多日都没有好好滋补一下,怎么可以让这些乞丐将他们的精神支柱抢夺一空呢?滑动的喉结,缓缓咽下一口口水,金忠孝顿时感到干渴无比,这地方的风沙好像随时都可以将人吞噬一般,刚才那么使劲地奔跑,使得很多沙尘飞进呼吸道,此刻分外的难受.他转过头望着莫夕,试想一下什么时候才可以住宿宾馆,好好享受一下洗澡的痛快,再好好吃上一顿。莫夕能理解金忠孝眼神的意思,毕竟已经做了多日的伙伴,想想日子过得真快,转眼已经快半个月了.这半个月来,他们一起经历的难事还真不少!多亏了火修罗的帮助,才可以这么顺利地来到查可劲市,虽然不知道在这里会遇上什么样子的妖怪,但她明白了既来之则安之的道理。从小巷的另一个方向出去,他们看到了一间旅馆,那随风摇曳的招牌好像随时都可能掉落下来砸死人,他们也顾不上是否安全,此刻能找到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就已经很不错了。但他们走到旅馆门前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了些什么,他们同时抬头,望向那泛黄的天空,那里干燥得让人觉得连口水都会被蒸发掉。明明刚才还下着雨的,怎么这么快就放晴了,而且空气变得如此干燥,好像那场小雨是某人在幕后所设计的陷阱,目的是为了要引莫夕等人来到查可劲市。面对这样的情况,莫夕与火修罗瞬时提高了警惕心,警觉地走进旅馆,仔细地观察着四周,感应整个旅馆中的气息,但最终什么也没有发觉。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头站在柜台前,一双无神的眼睛望着从门口一路走进来的莫夕等人。他的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让人放心不少。“欢迎关临!”苍老的声音缓缓从老头那干裂的嘴唇中传出,他站在柜台前,等待着莫夕的靠近。“您好!我们想要两间客房!”莫夕虽然微笑,但警觉的心境并没有改变。为了节省开支,火修罗与金忠孝只得委屈地住在一间客房里。不过他们并不介意,因为趁晚上两个人可以毫无顾忌地大吵打闹,这就是他们男人的乐趣。“好的!请跟我来!”老头在柜台上的本子上记录下了莫夕的姓名资料后走出柜台,拿着钥匙带着他们去他们的房间。一路上,莫夕那惊疑的眼神让他不禁轻笑,他说:”每一个来到查可劲市的人都会为这里干燥的气候感到奇怪,你们也是那阵引导雨带来的吧!”听到引导雨,三人不禁同时想起那场将他们引导到这个地方的小雨,他们向老头问道:”老伯!这是怎么回事?”老头一副和蔼的模样。”我叫多哥洋,是这座城市唯一一座旅馆的老板,也是查可劲这座城市最早的居民!”说着多哥洋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以前的查可劲并不是你们现在所看到的这样荒废的,以前的查可劲是一座美丽繁华、商人往来的城市。”说起查可劲市的过去,老人的眼里出现了无限的怀念。莫夕追问道:”那查可劲市变成今天这样是否和那阵引导雨有关?”“也许吧!所有住在查可劲市的居民都不知道为什么这里变得如此模样!一切都是从十一年前的那场洪水开始的。那仿佛是噩梦般的洪水冲走了查可劲市人所有的希望!很多人丧生在那场洪水里,也有很多生还的人离开了养育他们的城市。最后这座原本繁华的城市成了一座荒凉的孤城。”看到多哥洋老伯的模样,莫夕已经感应到他对以前幸福生活的眷恋。既然这么多人都选择离开了,他还坚持地留在这块土地上,说明他有多么爱自己的城市,养育自己的土地!“十一年前的洪水?那些城门外留下的黄色水印是洪水冲刷时留下的吧?”金忠孝突然问道,他若有所思的模样,认真地望着多哥洋。多哥洋点头,然后继续地走着,黝黑的走廊弥漫着一股悲伤的气氛,十分压抑,多哥洋的背影看起来格外的苍桑,那场洪水给他的心灵造成伤害不止失去家园而已吧!“到了!”多哥洋打开房间的门,将钥匙交到莫夕的手上,然后转身离开走廊,看样子是要回到柜台那里等待着下一个客人的到来。望着这个孤独的老头,金忠孝隐约感到了一丝同情,他似乎在等些什么,一些旁人所无法理解的东西,是他的亲人吗?还是什么可以令他感到期待的事物或人……十一年前的洪水将一座原本人杰地灵的城市”灌溉”成了荒城,所有来到这座城市的人都因为被一阵叫做引导雨的小雨引导来到这座荒凉的城市。对于这么一个古怪的城市,莫夕等人决定要查出隐藏在背后的秘密,让这座城市恢复成原来的模样。对于过去的事情,多哥洋老伯似乎不愿多谈论,每次要问他关于十一年前的洪水的事情时,他总是一副悲伤的神色,让人不忍心再追问下去。但这并不是答案,金忠孝不会放弃任何可以让查可劲市恢复光明的机会!倔强的性格是他的优点,也是支持大家追查事情真相的动力。清晨到来,他们行动的时刻到了,他们相互约好,分头行事,各自向不同的地方居民打听关于十一年前的事情,希望从小细节中得到大启示。当他们走到旅馆大厅时,多哥洋无奈地说道:”你们放弃吧!这座城市已经无药可救了!”他绝望的神情并没有让金忠孝他们放弃。“放心吧多哥洋老伯!我们一定会让查可劲恢复到原来的模样的!相信我们吧!”金忠孝右眼轻轻一眨,右手大拇指微微竖起,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势,多哥洋笑了,信任地笑了,他终于等到他所期待的人,可以拯救查可劲的人!见金忠孝如此尽力,莫夕与火修罗也暗下决心,一定要追查出洪水背后的秘密……走出旅馆,他们相约分三个方向进行访查,最后决定火修罗去东面的大街,莫夕选择南方,金忠孝经过斟酌后只好先去北方,因为城门的方向在西方,他们就是从西面进来查可劲市的,那当然是西面放在最后,因为……那里的乞丐实在太多了!迈开各自的脚步,朝着各自的目标,他们在朝阳的笼罩下进行了他们的探访。东面的大街算是现今这个城市中最繁荣的地带,到处摆满了小摊,各种形状怪异的手工艺品琳琅满目的,让火修罗都不禁赞叹这里居民的手巧。可是他今天要做的可不是欣赏手工艺品与逛街,他选定了一个目标,然后走到她面前。那是一个年纪差不多四十来岁的中年妇人,她正摆弄着自己小摊前的饰品,井然有序。火修罗上前,此刻他的外型已经变化成人类的形态,除了红色的双眸与不会改变的红色长发以外,他已经收敛了不少,毕竟这是人类的地方,所谓入乡随俗嘛!虽然是妖,但也明白这个道理。妇人见有客人来到摊前,马上笑脸相迎。她笑起来眼角有三条鱼尾纹,想必也是一个历尽苍桑的人吧!十一年前的洪水夺走了这个城市的所有,居住在这里的人不是搬走就是丧生在那场残酷的洪水中,可以坚持生存在这个废弃的城市里一定需要很大的勇气吧!“您好!”火修罗笑着说道,他蹲下身来,拿起一件饰品,放在手心细细地观赏起来,那是一条手链, 手机棋牌游戏很精致的外型, 最新电玩棋牌游戏如云朵一般的图案绘声绘色地雕刻在手链的四周, 抢庄牛牛电玩棋牌游戏在云朵的下面仿佛还有一滴类似雨水的物质被雕刻在上面。“喜欢查可劲之泪吗?”妇人微笑的脸庞很柔和, ag真人网投平台让人感到无比的亲近。听到”查可劲之泪”这个名字,火修罗马上起了好奇心,他迫不及待地问道”为什么它叫‘查可劲之泪’?这和查可劲市有关联?”妇人笑着点头,然后示意火修罗坐下来,在这无所谓干净与否的地方,大地就是凳子,火修罗顺从地坐到了妇人的身边,然后她缓缓开口。她的神情仿佛是在讲述一个她信仰许久的童话,那种崇敬与怀念是一般人所无法看透的。”在一百多年前,那时候这个城市还是一个人口稀少的村子。在那一年的七月十六,城里的一个小伙子从外地带回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自从那个女人来到这个城市以后,为这个城市做了很多的贡献,她教这里的人编制手链,制作各样的工艺品,还有教城里的男人如何使用农具自力更生,那样就不必老是依靠打猎维持生计了,她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女人,也正因为她做了这么多事情,城里的人把她奉为女神一般,那个女人的名字叫做查可劲,所以这个城市后来就改名为查可劲市,为的是纪念那个如女神一般的女人。而查可劲也在这个城市里生活得很幸福,直到一天,她深爱的丈夫竟然背叛了她,与一个外镇上的女人一起离开了查可劲,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查可劲伤心欲绝,每天以泪洗面,最后就郁郁而终,城中的居民为她凿雕了一座宏伟的雕像,将她的躯体埋葬在那下面,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在查可劲死去以后,查可劲市上面就出现了一片云彩,每天都会下雨,仿佛在为查可劲而伤心。在下了七七四十九天以后,雕像忽然消失。一个女人的声音回荡在查可劲的大街小巷,‘引导之雨将引导所有迷失路途的旅人,如有不珍爱者背叛,洪水将埋没上天赋予之所有,直至救世者化解查可劲之恨。这就是手链的传说,红色的云彩与如泪水般的雨水!”听了妇人的讲述,火修罗顿时感到一阵悲哀,一个善良的女人,因为一个爱情的背叛者而失去了希望,那是多么悲哀的事情啊!他从怀中拿出所有的银子,放在妇人的手心中,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我的钱不多,只有这点,这样可以买这条手链吗?”妇人听后微笑,然后把银子放回到火修罗的手心。”查可劲手链是无价的,它代表查可劲市对查可劲女神的爱!既然你喜欢,我可以送给你!希望你也可以像我们一样地爱它!”火修罗将手链戴在自己的手腕上,他一定会很珍惜它的,他的眼神告诉了妇人,他会努力使这个城市恢复到原来的模样,让这凝聚着查可劲心血的城市恢复繁荣……南方的大街上被寂静的气氛笼罩着,这是没有生气的地带,莫夕有些后悔选择这个方向了,她走着,路边的尘土飞扬着,伴着她的脚步。环视四周,确认没有人后她决定要走回头路。既然这里没有人,也就不会有她所要的线索,这巨大的洪水毁坏了的不止是这里的建筑物,还有人们的希望,她默默地想着,看着这一座座荒寂的屋子,突然有种强烈的感觉驱使着她一定要查出这背后的原因,为了自己,更为了这个城市的居民!突然一滴液体滴落在莫夕的头顶上,她抬起头,是一朵红色的云,那滴液体正是从那朵云中滴落下来的,划过她的脸颊,流进了她的嘴唇,接触到莫夕的舌尖,咸咸的味道,好像是眼泪的味道,浓重的伤感涌上了她的心头,她突然很想哭泣。是那滴水的缘故吗?她望着那红色的云彩,眼前忽然出现一个女人,一个很美丽,企业动态美丽得如女神一般的女人在哭泣,哭得很伤心,眼泪如洪水一般倾泻着……那幻象一闪而过,但却留给莫夕很深刻的感觉,那撕心裂肺的痛楚,那无尽的思念,那忍不住的眼泪。她到底是谁?又与十一年前的洪水有什么关联呢?选择北方街道访查的金忠孝似乎没有什么特殊的发现,北面是一座山,虽然不怎么高,但显然有些坡度,因此上面除了一些破旧的房屋以外就是一些错落的墓碑。走过一座座孤寂荒凉的墓碑前,金忠孝总会为它们祛除缠绕在墓碑上面的杂草。即使已经不在人世了,那也可以住得舒服一些吧!金忠孝微笑着走过坟地,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间破屋,那残旧的院子中坐着一个老人,看外表已经分不清楚她的年龄到底有多少岁了,惟一可以看出的是她是一个女人,一个很老很老的女人!她坐在院子中的藤椅上,默默地注视着一路走来的金忠孝,他见到了她,非常高兴,终于找到一个活着的人了,在这一路上根本没有半个人影,也许是因为山坡很陡的原因吧!踏进院子,金忠孝很有礼貌地问候道:”老婆婆您好!”老婆婆微笑,那老得连皱纹都已经拥挤在一起的脸上显露出期待的神情,她也在期盼着有人来拯救这个没落的城市吗?“请问老婆婆知道十一年前洪水的事情吗?”金忠孝问道。老婆婆轻轻点头,然后开口说道:”那是女神给城市的惩罚!背弃了真爱的人没有资格居住在查可劲!”惩罚?背弃真爱?金忠孝有些莫名其妙。他不清楚这座城市的历史,但他想知道,因为那样可以让他更加有把握将查可劲恢复到原来的模样。向老婆婆投向疑问的目光,老婆婆并没有将话说清楚,而是说了一大堆犹如是咒语一般的话。”当七月十六那天,日月交辉之刻,红色的云朵再次落泪,查可劲女神将会重现,用真爱恢复查可劲的光明……”说完她就走回自己的屋子,连头也没有回地消失在黑暗的房屋中。金忠孝记住了老婆婆的话,虽然在他的耳朵听来这些话没有丝毫的意义,但他相信,住在这个城市里的每一个人都希望城市恢复到原来的模样,那个光明有生气的都市。所以他记住这些话,他不明白,不代表所有人都不明白,他带着满意的”答案”,离开了北方的小山,朝着旅馆走去,不知道火修罗与莫夕他们得到了些什么呢?他怀着憧憬迈动着脚步,所有的乌云终会散去,光明定会再次降临在这个废弃的都市……回到旅馆的金忠孝见火修罗与莫夕早就已经回来,此刻正悠然地坐着品尝着多哥洋所炮制的饮料,见到灰头土脸的金忠孝回来,两人都不禁捂嘴轻笑。“你掉进泥坑啦?”莫夕强忍住笑容,憋得双眼都冒血丝了。听莫夕这么一说,金忠孝才反应过来,原来他的身上到处是黄泥,刚才上山的时候蹭的,一直都没有注意,没有想到此刻竟然出了这么大一个糗!让莫夕当傻瓜一般取笑。多哥洋从厨房走出来,看到金忠孝一副狼狈样,也不禁咧嘴微笑,他的笑容很真诚,没有丝毫恶意,弄得金忠孝哭笑不得,他只得硬着头皮也咧嘴笑着走进自己的房间,在他与多哥洋擦肩而过的时候,多哥洋亲切地说道:”我去为你准备沐浴的水!”多么温馨的一句话啊!感动得金忠孝热泪盈眶,然后他用仇视的目光瞥了一眼正坐在大厅里品尝饮料的莫夕与火修罗。他们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金忠孝的窘境,依旧悠然自得地喝着冒着热气的饮料。走进房间不久,多哥洋就进来告诉他沐浴的水已经准备好,这个城市里没有纯净的水源,他们平时所使用的都是城外的雨水。来到旅馆所谓的浴室,金忠孝顿时像是被冰封的蜡像,这就是拿来沐浴的水?他站在浴室中,一个直径不超过三十厘米,深不超过二十厘米的脸盆赫然放在眼前,他机械式地回头,望向站在一边微笑的多哥洋:”这……这……洗澡够吗?”多哥洋还是一脸慈祥地说道:”因为查可劲市的水源来自城外的雨,所以数量并不多,而且每天都要去接,而你回来又是最迟的,早在你之前,莫夕和火修罗已经洗过了,所以只有这么多可以拿出来洗澡了!”拳头紧紧地握起,金忠孝额角的青筋微微暴动。”莫夕、火修罗你们这两个混蛋……”他抿着嘴唇,尽量不让自己的气愤冲昏头脑,然后吐了口怨气,松下心来。没有办法!谁叫现在只有这么多水了呢?只有凑合着用了!他想着开始褪去身上的衣物。“衣服放在这里!我先出去了!”多哥洋说着放下干净的衣物就走出浴室,他的脸上又露出笑容,那是多么惬意的笑啊!他已经好久没有这么轻松地笑了,金忠孝他们的到来的确将这个城市改变了不少,至少已经开始有生气了!夜晚的时候,金忠孝、莫夕还有火修罗等人坐在大堂,开始谈论这一天来的收获。多哥洋也没有避讳一般地坐到了他们的身边,为他们准备了一些食物。最先开口的是火修罗,他将从城市东面集市上中年妇人那里听来的关于查可劲市由来的故事讲了出来。他的神情十分地投入,仿佛亲身经历过这一系列变故一般。他的语句十分的优美,吸引莫夕与金忠孝的所有注意力,他们专神地望着火修罗,认真地听着他的每一处讲述,顿时好像身临其境一般,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从欢乐到痛楚的经历……火修罗说完后,深情地注视着自己手上的那条查可劲之泪,那是将这个传说全数记载的凭证,虽然它不会说话,但却可以表达查可劲市居民对查可劲的尊敬与眷恋。接下来的是莫夕,她根据火修罗的讲述联系起了她今天在南方街头所遇见的异象,红色的云彩,如眼泪般滋味的雨滴,还有一个女人哭泣的景象,这与火修罗故事中的查可劲女神是否有关联呢?两个故事中同时都出现过红色的云彩与泪水般的雨滴,这是巧合吗?“当七月十六那天,日月交辉之刻,红色的云朵再次落泪,查可劲女神将会重现,用真爱恢复查可劲的光明……”金忠孝忽然开口,他的神情似乎若有所思,他想通什么了吗?本来不懂的片断联系了火修罗与莫夕的线索以后,是否可以将整件时间连贯起来找出真相呢?老婆婆曾经说过那场洪水是惩罚,是查可劲女人对背弃爱情的人的惩罚,既然是惩罚,那就一定有原因,而能够知道事情原由的人,在这里除了多哥洋就别无他人了。金忠孝将目光转向多哥洋,他的眼神十分认真:”多哥洋老伯!你说你是这个城市最早的居民,那你也应该知道十一年前发生洪水的原因是因为一个人!一个背弃了真爱的人!”他用逼视的眼神瞪着多哥洋,他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多哥洋老伯要隐瞒呢?他自己明明也想让这个城市恢复到原来的样子的,那为什么他要隐瞒真相呢?“你,你在说什么啊?”虽然已经被金忠孝看穿,但多哥洋似乎还是不愿承认,他努力地躲避着金忠孝那审视的目光,他有难言之隐吗?“说出来吧!我已经知道了如何有什么方法可以拯救这个城市了!只要你愿意将事实说出来!”金忠孝的眼神顿时平和了许多,不再逼视多哥洋了,他叹了口气,不再说话。而莫夕与火修罗都震撼得愣了神,他们用疑惑的神情注视着金忠孝,他才是他们三个人中收获最大的人啊!想想刚才回来时他那副狼狈样,想必是吃了点苦头的!多哥洋听到金忠孝说有办法可以恢复这个城市,他的希望就是这个啊!他怎么能为了一个自己不齿的秘密而放弃整个城市的幸福呢?他无奈地低下头,缓缓地说道:”就像你所说的,十一年前的洪水是查可劲女人给查可劲的惩罚,因为城里的一个男人抛弃了自己的妻子,与一个商人离开了查可劲,就再也没有回来。他临走的时候曾经说过,最多五年,五年之后一定会回来的!他对查可劲市的誓言并没有实现。也正是在他离开五年后的第二天,洪水就来了!女神愤怒地咆哮着,背弃自己真爱的城市她不愿再眷顾!一切……一切都是我的错!”说着多哥洋的眼泪就冲破了他的防线,流落下来,他痛苦的表情让金忠孝也深感难过。“这就是你不肯离开查可劲的原因吧!你在等,等你的儿子回来!回来实现他的诺言对吧!”金忠孝缓缓地说道,莫夕与火修罗顿时都将全部的注意转到了他的身上,多哥洋的儿子?他不肯离开查可劲市的原因金忠孝竟然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泪眼婆娑地抬头,惊愕地盯着金忠孝,问:”你是怎么知道的?”金忠孝回忆起,今天在北方山上的时候,他帮着很多坟墓撩开杂草,在一座废弃的墓碑旁他隐约看到了几个字,虽然墓碑上的名字已经模糊了,但可以看到的是旁边的一行立碑言:”慈父多哥洋立”。看到这个墓碑的金忠孝显然有些惊讶,因为他不知道多哥洋老伯还有个儿子,因为多哥洋从来没有提起过关于他儿子的事情,这显然有些奇怪,再加上墓碑上没有死亡的日期,那表示这可能是一座空坟,为了追查真相,金忠孝不顾冒犯死者的危险毅然选择了挖坟。果然,当整个坟墓被挖开的时候,里面什么也没有,这让金忠孝明白了一些他原来不知道的东西!最后得到老婆婆的启示与莫夕、火修罗的资料,就可以将整个事件连贯起来。十一年前的洪水是多哥洋的儿子背弃了妻子离开查可劲,又没有在约定的时间里回来,查可劲女神愤怒造成的后果……不可思议的推理,金忠孝让众人顿时咋舌,原来他不单单是个没有用处的人类啊!火修罗惬意地笑着望着金忠孝。但事情还没有结束,只要这个城市还没有变回原来的样子,那这个事情就还没有结束,金忠孝所说的解决的方法,就是用真正的爱来化解积聚在查可劲女神心中的怨恨。其实所谓查可劲女神不过是一个守护灵罢了,她守护着查可劲,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她因为怨恨而放弃了保护这个城市,这个由她用一生的时间建造起来的城市,对于十一年前多哥洋儿子的背叛,她那封存了一百多年的怨恨又再一次爆发了,造成了那场不可挽救的洪水,虽然如此,但查可劲市里的居民还是和信任她,她是所有居民精神的依靠啊!金忠孝说出了惟一一个解决的方法,三人决定一起合力将这个美丽的城市恢复到原来的模样,这是所有居住在这里居民的愿望,也是金忠孝他们的目标!朝着这个目标,他们觉得自己有种很强烈的使命感,将幸福从黑暗中解救出来,让光明重新回到人们心中,这就是驱魔世家最终极的目的!黑色的天空渐渐转明,注定一切的时刻终于到来,七月十六日,最终的结局将会是什么呢?“当日月交辉,红色的云朵再次落泪,查可劲女神将会重现,用真爱恢复查可劲的光明……”金忠孝缓缓念叨着这句话,果然,在天空接近拂晓的时候,日月同在天空,一片红色的云彩落下一滴透明的液体,一个美丽的女人的影像出现在天空,她的眼泪依旧在坠落着,她看着莫夕、金忠孝与火修罗。“查可劲女神!”金忠孝说道,”一百年前,因为你丈夫的背叛,你放弃了你的城市。十一年前,因为多哥洋之子的失言,你毁灭了你的城市!我想问你!这样你不心疼吗?”查可劲女神停止了哭泣。”在他们背弃真爱的时候他们曾经心疼过吗?我对这个城市失去了信任,他们一再地违背我,一再地背弃我……”眼泪又渐渐坠落,她并不是没有一点的眷恋,她爱这个城市,就是因为觉得城市背弃了她而已,她的悲哀不是旁人可以承受的。金忠孝轻笑,他举过火修罗的右手,问:”是吗?那你看看啊!真是他们背弃了你吗?还是你放弃了他们呢?”那条刻着查可劲传说的”查可劲之泪”顿时映入了查可劲女神的双眸中。”那是……”“那是你的居民们为了纪念你而编制的,他们一直都相信着他们的女神,相信你不会放弃他们,一直都是!”金忠孝说道,他知道被一个人背叛的痛苦是什么样子的,那比用刀在心上划还要痛上无数倍。“什么?怎么可能?明明是他们背弃了我!为什么,为什么?”她的哭声越来越凄惨,她不愿相信,这是事实吗?查可劲的居民一直都没有放弃过她,一直都相信着她,崇敬着她!“放下愤怒吧!你的城民还在等着你的守护呢!他们一直都很崇敬你!让这个城市恢复到原来的繁华吧!你是他们敬爱的女神,永远都是……”查可劲女人的眼泪停住了,代替的是微笑,她微笑地望着金忠孝,日月交辉的时间不过是寥寥的一分来钟,金忠孝带着查可劲所有居民的心声来与查可劲女神作了一个简单的谈判,看现在的情形,他们是成功了!光芒又一次投射到大地,查可劲城市的生气又回来了,金忠孝等人站在旅馆的楼顶,微笑着望着那灿烂的天空,生机勃勃的气息涌进了他们的鼻腔。查可劲女王那善良美丽的笑容出现在天空,她在向金忠孝道谢,错了这么多年,才知道原来查可劲的居民这么爱自己,她知足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她会好好地保护这个城市,让它变得比从前更加的繁荣昌盛……欢笑声又再次响起,查可劲的居民为了感谢金忠孝他们的帮助,送上了查可劲市的特产——长相类似苹果的植物,虽然并不是很贵重的东西,但他们也已经很满足了——毕竟在路上不会挨饿了嘛……带着喜悦的心情,金忠孝他们走出了查可劲,继续地朝着他们的目标行进着,阳光将自己金色的外衣披撒在三个人身上,分外的温暖……请继续期待《伊舞界影》续集

,,金钱斗地主游戏平台